「……雨晴,當心演技,團長和副團都不是省油的燈。」

默默聽著雪鈴等人的討論,我不禁要出聲提醒。順提,我是莉莎.水。

蒙日的部分我不敢說,但和老大相處那麼久,他的程度我很清楚,櫻井肯定也略知大概,而雨晴他們就另當別論了。

「那麼、莉莎妳覺得怎麼樣啊?」

雪鈴好奇的追問。

「確實是將大多部分的事情大致交代了,但某些重要的細節還是沒講清楚吧。」

我淡淡的答,一邊思索等一下要不要去蓋老大布袋,然後嚴刑逼供?

「咦,那會是什麼細節啊……」

雪鈴聽了以後困惑的開始思索,很是不解。

「咲咲,妳覺得呢?OCEAN那邊大概會用什麼手段啊……?」

雨晴轉向咲夜,這麼問到。不過問她應該也沒有用處吧,在OCEAN中,咲夜就只是個魁儡,聽令行事,哪會知道什麼內幕?果然,咲夜帶著一點恐懼的神色搖搖頭。

「算了,明天再把事情向蒙日她們問清楚!」

櫻井看起來還是很暴躁的樣子。我不予置評。

忽然,瞥見二樓某處的某個人影一閃。那應該是老大吧,剛從蒙日的房間裡出來,嗯。

「我先回房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心念一動,我先和櫻井等人打聲招呼,便離開大廳。悄悄往老大那邊走去。

來到他的房間門口,沒有敲門,我直接進入。老大的房間還稱得上是乾淨,執行任務時的工具和關於SKY的檔案都藏的不露馬腳,畢竟雖然這房子是說給我們用,但終歸還是學校的東西,這裡可不能裝一些有用的機關,要是哪天像OCEAN一類的人潛入可就麻煩了。那白色的牆邊只有一開始配置的木製衣櫃和書桌,床鋪則是放在窗戶旁邊,他人就癱坐在那上面。

「莉莎,進到別人的房間前要先敲門,這是基本禮貌……」

這個混帳口裡雖然這麼說,但卻一副毫不意外、好像早就知道我會進來一樣,真是欠揍。

扣上房門,我直盯著他。

「話講到一半就走人,就很有禮貌嗎?」

「‥…唉,莉莎,其實你也可以去找蒙日逼問嘛。為什麼我最近那麼倒楣呢……?」

他仰天長歎,更是直接放軟身子,倒在床上。

「我不想說多餘的話,既然打算交代清楚,那麼把話講完就是義務。」

「蒙日的本意也是不讓大家擔心,她說沒事了,你們就將就一下當作真的沒事了也不錯啊……」

「你只要把真相交出來,我們就會再蒙日面前當作真的沒事了。」

「噢,蒙日如果知道莉莎妳打算這樣對她,她會很難過的喔。」

「如果你們一開始就講清楚也就不有這種場面,自作自受。」

「哎,其實我也不贊成這樣隱瞞事情啦。」

「說。」

「妳先答應,接下來我說的事情妳不會再蒙日面前戳破。」

哦?某人剛剛不是還說這樣會讓團長難過的嗎?不過看來打算鬆口了呢,呵。

「視情況而定。」

給了一個曖昧不明的答案,這種條件,可不能隨便同意,誰知道他等一下會說些什麼?

老大也不多管,逕自開口描述。

「最近,我和蒙日分別遭遇了十次和十二次的暗殺。」

「——傷勢嚴重嗎,不,你看起來還好嘛,我是說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廢話,OCEAN的癟腳刺客哪可能動的到我們?置於你們為什麼不知道,不就是蒙日嗎……對了,你們有機會最好多注意一下她的狀況,她是BOSS,對方派出來的刺客一定比較強。

像莉莎你剛才講的,他們大概覺得如果我和蒙日陣亡,SKY不解散也會亂,所以一直遇到暗殺是正常的,不必介意。

OCEAN打算分裂我們的手段其實我們也不是不清楚,除了以武力毀滅以外,不外乎就是讓我們從我們彼此的感情開始崩潰吧。

舉例來說,櫻井的暴躁、蒙日的隱瞞、雪鈴的不安,都有可能是燃點,而且我在想,這些情緒應該是有誰刻意挑撥而成的,可能是有OCEAN的人混道我們的成員身周做了點什麼吧——雖然沒有證據。哎,先給大家一點時間調適吧。除此之外OCEAN一定還有其他手段,可能還沒起跑的策略,這是我們一直在研究的。

證據就是,對OCEAN而言,不,講的準確一點好了,對那個叫做咲月.夢的女孩來講,咲夜是非死不可,而我們其他人的命還在其次,但,他們的暗殺卻只找上蒙日和我,這代表他們一定還在籌備某些計畫,打算一舉攻陷。噢,不過有平常最好還是多注意一下。

——我知道的大概就是這樣,不過蒙日應該還有些隱藏起來、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事,如何?要不要去逼供?」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