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拍桌過後,整個房間陷入了沉默。

蒙日的表情微微僵硬,顯出她的動容、天秤那混蛋居然還好意思露出無奈的臉,莉莎和雨晴都皺著眉,不知道在想什麼,咲夜一直抿着唇,面色緊繃、還有雪鈴那個沒神經的傢伙,看起來是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的樣子……

說起來,我好像是造成這個場面的元兇,不過我並不認為我哪裡有說錯。

蒙日和天秤是團長和副團長沒錯,但就可以這樣把我們排擠在外嗎?

我們各個都是擁有頗強戰力的殺手,各個都是SKY成員。

「事實上我也覺得這很困擾……」天秤搔搔臉,以大家都聽得到的聲音喃喃念到,完全破壞了緊張感。「蒙日,妳說呢?之前我告訴過妳,沒必要瞞住大家。」

「……對不起。」

像是被動的,蒙日怔了下,並低頭道歉。

「……道歉並沒有用處。」

「櫻井,講話別那麼刺比較好吧。」

雨晴有些遲疑的道。但我沒理他。

嘛,這種時候總是要有個人出來扮黑臉,否則我也不想這樣和蒙日說話,雖然不知道她這陣子在忙什麼,不過確實是有所辛勞。

「我沒有想把大家排除在外的意思,只是……」

蒙日抬起頭來環視我們,我想沒有人會質疑她眼裡的誠意吧,她真的沒那個意思,只是無意中帶給我們那種感覺。她很愧疚。

天秤又望了蒙日一眼,悠悠一嘆。

「像蒙日講的,我們這陣子頻繁出去是為了把埋伏在我們的據點附近的眼線處理掉。」他做了簡單的複述,並開了另一個話題:「另外,還有關於OCEAN的問題。」

「秤!你……」

看的出來蒙日在第一時間還是想要阻止天秤開口,阻止我們聽取些什麼,但終是作罷。不知道為什麼作罷——希望是因為想起我們也是SKY的一份子。

「OCEAN?」

聽見這個詞,雪鈴帶著點不解發問,像是好奇為何突然提起。

自從咲夜的哥哥身亡以後,我們就鮮少再提起OCEAN,反正OCEAN已經沒了能咲夜的人質,而SKY也不是OCEAN那種大型組織,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們相信咲夜的忠心,所以咲夜的行為自然不會遭受處分——原本就該這樣了,她是被迫的啊!

至於要消滅OCEAN的事情,雖然包括咲夜在內的SKY全體成員都同意馬上以最狠劣的手段滅掉他們,但OCEAN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他們有人多、眼線多的優勢,還得從長計議,目前是全員進入備戰狀態,但其實也沒什麼事做。

戰鬥系和外交系基本上都回歸原本的工作軌道,要說比較不同的,就是我們情報系開始針對OCEAN來蒐集情報,並且處處阻撓OCEAN的任務等等。

——SKY與OCEAN目前都還沒有明顯的動作。雙方都還在等待時機。

「對,已經多活了一個星期,應該滿足了的OCEAN。」天秤的臉上,出現了罕見的冷笑。「這幾天,CEAN的人一直在這間學校邊打轉——咲夜,妳應該知道他們想幹嘛吧?」

「……取命。」

咲夜低低的答,目光失神的停在遠方。自從光籤死了以後,她似乎又更憂鬱、更安靜了點?

「是了,而且我相信他們想取的主要是妳的命。這幾天我和蒙日做了點防範措施。暫時是不用擔心他們的人會進來這間學校——再怎麼說,拖累到這所學校還是不好。」

喔。所以呢?你現再提的這些東西,才不會構成什麼煩惱,又沒有瞞著我們的理由,你還有什麼沒說的吧?

「——櫻井,不要瞪我啦,妳很恐怖!」天秤裝模作樣的縮了下,正了正臉色,才繼續:「最麻煩的一點,還是咲月.夢。」

「——下手狠重、不容失敗、性格狂激、OCEAN的領導者,虹杉.夢的二女兒,上有同父異母的兄姐各一,其中兄已猝逝,姐則是反叛OCEAN遠走高飛、咲月.夢已將其姐列為第一斬首人物——她怎樣了?」

聽見那個名字,一直默默無語、淡淡聽著的莉莎一股腦的將關於此人的資訊簡略述說。還直接的將咲夜的部份說出來了呢……

不語片刻的蒙日吸了口氣,終於出聲了:「夜,我們這麼做希望妳諒解……我們最近發現,其實她打算——」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