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蒙日什麼都沒有說,一句話都沒有;而天秤他從頭至尾也只說了要我們跟咲夜一起處理好屍體,僅此而已。

SKY這樣陰沉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周,而蒙日和天秤則是每天都很早出門,上課時又出現,然後放學時又消失...。

很煩,比咲夜被發現是臥底的那時還煩,到底什麼時候能解除這種壓抑的氣氛阿?

「雪鈴同學,請別再發呆了,上來幫我們做這題練習題。」顯然老師不領情,嗚嗚,我明明在煩惱這麼重要的事說...。

嗚嗚,在那之後我又被叫上去了好幾次,在過程中蒙日總是以打氣的眼神看著我,好吧,我認了...。

「鈴,還好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下課時蒙日輕輕將手覆在我的額頭上,阿阿,蒙日的手好纖細好溫暖阿,等等,被吸引過去了...。

「我沒事喔,蒙日,只是很無聊嘛!」恩恩,然後再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這也不是謊言阿,真的很無聊才有時間讓我想東想西。

「沒事就好了。」蒙日輕輕的拍了拍我的頭,唔,又被蒙日當小孩子了...。

現在放學了,稀奇的是,蒙日和天秤居然沒有離開,為什麼?等等等等,我幹嘛一直要讓天秤和蒙日走阿?笨蛋笨蛋,雪鈴你這個笨蛋。

我們幾個人一同走回宿舍,說真的,太壓抑了阿!這種氣氛、這種氣氛...真讓我無法忍受!

「好了,鈴。」蒙日再度拍上了我的頭,阿哩,轉眼間回到宿舍了?是魔法嗎?「鈴,先坐好。」

我點了點頭,坐到雨晴旁邊的位置上,稍等一下,為什麼櫻井要用那種表情看著我?被鄙視了?為何?

「我和秤這次頻繁出去的原因是要把埋伏在總部的雜魚清掉。」蒙日輕聲說。

「雜魚...」我皺起了眉,上次我們不是全部解決了嗎?巡視過後也沒有人阿...。「之前不是都清掉了?

「阿,大概是後來出現的。」天秤解答了我的問題。

「可是你們這樣解決掉不是還會出現嗎?」莉莎冷靜的判斷,的確...殺了又會再來。

「不,機關都設下了,短時間大概不會有問題了。」蒙日也皺起眉,還有什麼事令她苦惱嗎?

「蒙日,還有什麼事?」注意到蒙日不對勁的櫻井發問了。

「沒有特別重要的...。

「又是這樣,又是不重要,又要瞞著我們了!」櫻井突然拍桌站起。「我們到底多不得你們信任阿?說什麼我們SKY是一體的,結果你們事事都要瞞著我們!那乾脆SKY所有工作都交給你們好啦!還要我們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琉璃★心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