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莉莎。目前正在OCEAN的總部前面——當然不是正前方,我是準備要進去搞間諜戰的,現階段哪可能光明正大。

「老大,好了沒?」掃了後方的副團長一眼,我出聲。

單獨兩個人的時候我會這麼叫他,除了增添趣味性,他也確實是我們情報系的領導者。

「當然,拿去。」天秤從後面的一片樹林中走出來,將手中拿著的不明物朝我拋來,而我一掌接下。

哦,是一套黑衣。

說道剛才,莫約兩個小時前我和老大分別跑了五個OCEAN的分支基地,分別拿到一些資料和地形圖,好不容易找到了總部。不過要光明正大的進去,最主要還是得靠我手上現在拿著的這個。

根據剛剛闖的十個基地,發現OCEAN的人好像全都是一身黑。唉,真不知道他們腦裡都裝什麼,根據文獻,約是十幾世紀時是有許多犯罪集團都喜歡穿黑衣黑褲啦,但——明明穿成這樣很惹眼很明顯吧?算了,不是我們SKY的事,不予置評。

總之,剛才我們綁了一個正好要進他們總部的OCEAN的成員,逼出一些有幫助的東西,而恰好他們成員的衣服一率是以黑布蒙面,把他打昏後我們便理所當然地借用了他的身分假扮成他了。

於是我套上黑衣,稍作整理。

「不錯,挺合身的。」天秤意義不明的吹了聲口哨,又丟來一塊黑布。

「你吹什麼口哨?如果是櫻井的話,她會把你當變態且進一步的鄙視你。」我再次接住他丟來的東西,並用它矇住臉。

「不,莉莎別誤會我了,我只是佩服我的手工藝能力而已。」天秤露齒一笑,聽起來是胡扯的。

不過據他的回答,我還是默默要在心底送一記白眼給他。

什麼嘛,不過改件衣服算什麼。我面無表情的睨他一眼。

由於身形問題,決定是由我偽裝成那個成員,老大則是暗中行動。

「這樣,看起來有沒有不妥?」我指指自己身上的衣著。這裡沒有鏡子,雖然自己詳盡處理,但保險起見還是問問吧。

「樣子有出來。」天秤倚在某棵樹幹上這麼說。「就差氣質、氣質。」

「我當然知道,進去後會注意。」

「妳加油吧,自己小心點。」老大聳聳肩,立起身。「那就走吧,三個小時後這裡見,該查的東西和潛伏計畫剛剛都討論好了……唉,希望櫻井和蒙日那邊一切順利。」

他這麼說的同時,進去後預定的過程在我腦中跑了一次。

照計畫,我的任務是從裡面的黑衣人員口中問出虹杉.夢人在哪裡,還有要搞清楚今天下午出現且攻擊團長的那個被咲夜稱作咲月的藍髮少女是誰、以及得知OCEAN近日有什麼特別的計畫。對了,說到那個咲月,這個名字和長相都讓我有點在意,感覺她和咲夜,是有血緣關係的?

「我知道,老大,你也萬事小心。」至此,我稍稍停頓,接著語調平淡的繼續:「就算櫻井他們被攻擊,也能應付的。」

「我想也是。」他邊說,邊抽出他的雙短刀研究刀鋒尖銳度。「只要咲夜那邊處理好就好。」

咲夜……想到剛才聽說的,我不禁握緊拳。

哎,等死吧,不管你們是誰。

「我進去了,等等見。」定了定心,我走入眼前的建築……OCEAN的總部啊……就讓我會會吧。

***

一槍一槍,那些黑衣人一個一個倒了。

就算他們人多,就算全部殺光要一點時間,但……這些都不算什麼!一槍,一槍,又一槍。多年習槍,我的技術直逼百發百中。

黑衣人雖多,但手腳功夫不怎麼樣……或說和我們比起來只有被削的份。

「蒙日!後面!」

就在我一連制住十五個黑衣人、稍稍喘了口氣時,正巧在一旁與敵人打鬥的鈴喊了聲。

是我一時大意,留了破綻給對手。

一槍解決掉後頭那位,我朝鈴小幅度的一擺手算是致謝,但我沒有開口。

敵方大多是拿刀或劍,少數拿槍,這說明他們的物資不很足夠……啊,剩下最後一個還站著的人——也算他可憐了,由於他是現在唯一的目標,所以很自然的我們三個的武器通通瞄他。

踫!唰!嗖!

這分別是我的槍、鈴的劍、櫻的鞭,大概就是這樣。

「櫻、雪,你們沒事吧?」確定已將入侵者全數解決,我看看同伴的情形。

「毫髮無傷。」櫻井勾起一抹笑。

「對了!蒙日你怎來了啊?」也點頭表示安好的鈴疑惑的問到。

「雨晴告訴我你們的行動,我就來看看。」我簡單的解釋。

「這樣啊。」鈴瞭解的點點頭頭,接著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問:「啊,那咲夜那邊呢?她清醒了嗎?」

「還沒,雨晴陪著她……」我搖搖頭。

「蒙日,我去四處看看有沒有什麼被破壞。」櫻朝我擺了擺手,接著就走過道道走廊。

看著櫻的背影,我……不免有點難過。

也許關於夜的事,我不該瞞著大家的——儘管只慢了半天不到。但就像秤講的那樣,我們是SKY,該是一體的……根據晴剛剛講的話來想,櫻她們應該都知道夜的事了吧,畢竟大家都目睹了OCEAN的人出現,知道內情的秤大概也瞞不住了啊。

不知道他們怎麼想呢?

「蒙日、蒙日?」鈴的聲音竄進我腦裡,唔,不小心走神了……「你怎麼了啊?」

「呃,我沒事。」我搖搖頭。「我們也到處看看吧。」

「好。」鈴點點頭,然後往另一頭奔去。

見狀,我也往別處去查看。

沒想到對方的手腳那麼快,我們才離開總部沒多久而已,竟然就有那麼多人埋伏起來了。我邊走,邊想。

仔細看看,總部內外為了防止入侵的機關幾乎都被破解了,看來,真的是,因為間諜外洩了情報……

「蒙日,你有發現什麼嗎?」櫻走出來了。「我看到的只有一些防盜機關被弄壞而已,沒什麼重要的東西被拿走。哼,果然是老土黑衣人啊。」

「我看到的也差不多!」鈴也從另一扇門出來了。

「我也是。」我點點頭。「看來是沒關係了,我們先回學校吧,宿舍那邊只有晴和夜而已。」

但願那邊一切平安……也希望秤和莎一切順利。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