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誰叫你那個賢慧的妹妹把任務搞砸了呢?」

***

雪鈴以「我們來談談嘛這樣除了讓人家了解狀況還可以讓蒙日你平復心情」為由蒙日拉走後,就留下我們一夥人和咲夜很尷尬的相看兩無言。

那個雪鈴,真是的,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啊!

唉唉,我是天秤,沒錯,又是我,唉。

「咲夜,你要不要解釋一下?不管有什麼理由,都不該對我們的團長動手。」

事到如今,要從何問起也不知道,只好先解決眼前的事了。

聽到我這句話,咲夜.夢,SKY的成員、OCEAN派出來的間諜,她手裡那把原本就拿得不很穩的劍整個脫手落地,鏘鏘啷。

「我,我是……」咲夜盯著自己的雙手,神情激動,似乎無法理解自己做了什麼。

「咲咲,放鬆點,我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因為妳是我們的同伴呀。」雨晴放柔了語調,走到咲夜身旁輕輕拍了她的肩。

接著,咲夜還是什麼也沒說,只是身子愈顫愈厲害,最後,掩著臉哭出聲來,並跌坐至地。

見狀,我下意識動作。

「——等等,天秤、你——」雨晴的驚呼還來不及完全,咲夜已被我擊昏。

「你在幹嘛?」櫻井一副用打算要計較的樣子瞪著我。

「不管怎麼說,再咲夜給SKY一個交代前,都不能讓她有和夢家聯繫的機會。」心下一狠,我這麼說。

——這是基礎的安全措施。

——就算不相信她會再做出什麼,也得這樣。

——為了組織的安全,就算是蒙日的命令也得如此。

不知道為了什麼,我努力給自己灌輸這樣的念頭。

「等等,所以,咲夜她究竟?」始終無語的莉莎冷冷地開口了。

「——對了,我剛剛不是讓你們在原地等嗎!你們跟過來做什麼?」忽然想起,我追問。

方才看蒙日和咲夜離開了一陣子還沒回來,我當然是要去看看情況的,所以我交代了聲「要回宿舍拿東西」之類的理由讓櫻井她們別跟,她們幾個竟然還照樣冒出來?

「當然是要看看偉大的副手離開是要做些什麼事嘛。」櫻井淡淡地吐出這樣的句子。「別想轉移話題,回答莉莎的問題啊?」

「是啊,天秤,快講吧,這很嚴重的樣子……」雨晴也不免憂心忡忡。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莉莎也冷冷靠過來。

……我是有欠你們錢嗎!你們這樣很恐怖啊!

唉唉,想想,反正事情都曝光了蒙日的命令自然也得打折是吧?那就說囉說囉……

再三道目光的逼視下,我半舉雙手做勢投降,然後盡量簡單簡短簡潔的解釋:「咲夜和OCEAN的人有聯絡,推測是和OCEAN的首領虹杉.夢有血緣關係。完畢。」

聽完這樣的訊息,大概是剛剛見了那個不知名OCEAN幹部一面吧,櫻井她們的表情不是驚愕,而是得以大悟的難過。

「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們?」雨晴喃喃的說。「咲咲她、應該是有什麼理由、逼不得已才這樣的吧……」

「不知道OCEAN拿什麼來威脅咲夜。」櫻井面露猙獰、眼神一利:「天秤,我們,去滅了他們吧?」

櫻井倒是完全不考慮咲夜本身有問題這一點。

莉莎則是冷冷地盯著遠方,殺氣一向隱藏得很好的她,好像也有點暴走啊啊啊……

「看蒙日怎麼決定吧。」我一攤手。「不過,OCEAN沒有不滅的道理。」

哼,SKY可不吃硬飯,主意打到我們身上的人不少,但膽敢真的動手的傢伙是少之又少!而他們還敢派奸細來動手?這樣不把它做掉好像太損SKY的社會地位了?

「天秤,麻煩收斂一下殺氣,你很可怕。」明明自己比我還可怕的櫻井說。

「櫻井,OCEAN的情報網是你在負責對吧?這兩天把它整理出來,我會去堵幾個OCEAN的人,設法從他們嘴裡逼出一些近期相關,還有問清楚,夢家到底有那些人。」我吸了口氣,清醒一下頭腦,同時開始規劃下一步。「莉莎,最近要麻煩妳潛進OCEAN調查他們的分支、總部的地點、人力、地形之類的,看是要喬裝一下還是別被人發現暗地動作?」

「我會處理好,今晚就可以開始行動。」莉莎瞇著眼,冷靜地表示。

「等等、所以是不管團長有沒有要和OCEAN正面宣戰,你們都準備下手了……?」不是我們情報系的雨晴吃驚地問。

「不,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BOSS手上,我們只是做好基本而已。」櫻井朝雨晴露出一個微微的笑。

***

我們現在在宿舍,一樓的大廳裡。

「雪鈴,中午你為什麼要把蒙日拉走啊?」

下午,我們SKY的成完集體翹課,而且一翹就是整個下午。

唉,發生這種事情誰還有心情上課啊?

咲夜還沒清醒,蒙日就陪著她留在咲夜的房間了。

而現在眼前的問題是……繼天秤那個混賬之後,要換我被逼問了嗎?嗚。

「我只是想說,蒙日看起來心情有點亂嘛,而且她有受傷耶,要是留著她在你們那邊你們應該會一直逼問她事情吧!傷患要好好休息啊!」我可比天秤老實多了。

「也好,畢竟剛剛談的事情蒙日聽了大概會不贊成吧。」天秤嘆了口氣。

「對了……我有稍微問了蒙日一下,所以說咲夜她是真的……?」我略帶遲疑地提起。

這是大家都不想提起的事情吧,但是……事情還是該解決的啊。

「這個我們情報組的人會調查清楚,看咲夜怎麼說吧。」櫻井說話的同時,手邊還快速翻著一疊文件。「還有得看團長怎麼處理,但這些都得等她醒來再說。」

「還有,我們這樣翹課,沒關係嗎?」先撇下咲夜的問題,雨晴問。

咦,也對耶,現在來學校是因為委託任務,可不是我們自己的私事啊?啊——不管啦,相比起來咲夜的事情可重要多了!

「沒差啦沒差啦,想要全勤的話了不起去篡改一下學校的資料不就好了?」天秤揮揮手,隨口說,接著轉頭:「櫻井,你有找到嗎?」

「沒,真是怪了,我記得我明明有紀錄的才對。」櫻井蹙下眉,又改拿起一本套有藍色書皮的資料。

「說到這個,櫻井,你從剛剛就在找什麼啊?」我疑惑的指著四散於地的紙張問。

「還能是什麼?不就是OCEAN的相關資訊?」她答。

喔喔,也對啦,這種OCEAN明顯對我們有敵意的情況下當然是該這樣。

說到OCEAN,那是和我們SKY差不多同個時段——約是三年前所成立的犯罪組織,好像是說立志要成為殺手界的第一強吧?可惜,就算他們人比我們多了幾十倍還是拚不過我們,誰教我們的外交官外交手腕辭令那麼強、情報系又那麼精明、戰鬥系火力又那麼強大呢?而且人少,沒什麼被政府抓到的機會,做事有效率又有信用,難怪委託通通是找我們。

這麼想來,他們會搶除掉我們這個主要的競爭對手也是情有可原啦,但、是!不管怎麼樣採取這種手段都太過分了!奸細什麼的我們也不是沒用過,只是我們從來不威脅不願意做事的人——也許現在還沒有證據能說咲夜是被逼的啦、但,我們相信她!

「等等——你們看這邊!」在我憤慨思考的時候,櫻井忽然抓著那本本子站起身來。

我們靠過去,一看,那是一本定裝裝成的資料簿,但是啊,有某幾頁不知怎麼的全部被人塗黑了,看起來也不能透光了的樣子。邊邊一小角還有沒被銷毀的小字:OCEAN相關。

「哇喔。」天秤沒良心的吹了聲口哨,然後不正經的苦笑道:「十之八九是咲夜做的吧,辛苦你啦,櫻井,不好意思讓你白做工了?」

「咲咲嗎……」雨晴有像有點失神?

我用力推了天秤一下,誰叫他亂講話!就算、就算真的是咲夜,他幹嘛這樣講出來啦!

「糟,如果這本東西有被看過的話——」櫻井回復冷靜,卻講了些不好的消息:「先不管是誰看的,重點是這裏面是有紀錄一些我們的機密!例如本部機關陷阱什麼的。」

「好吧,那是沒有白做工,起碼發現了這件事。」天秤也漸漸收起玩笑。「莉莎,準備一下就潛進去OCEAN吧,得盡快弄清楚他們知道了多少——不,我也一起去好了,人多比較安全、至於櫻井,你和雪鈴去我們的基地巡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

「是,我去準備。」莉莎點點頭,然後奔回房間。

「你要我說多少次?我可沒向你一樣腦袋浸水,該怎麼做我們知道!」櫻井不改譏諷。

「雨晴留下來待命,等等告訴蒙日這些,如果咲夜醒了就問清楚吧!這邊就交給你了。大家動作吧,十個小時內回來。」天秤語畢,也衝回自己的房間。

那……「櫻井,我們現在可以出發了吧,應該沒有什麼要準備的……」說著,我抽出從來不離身的武器——龍牙製成的劍——確認劍刃狀況完好,我抬眼。「希望總部沒事。」

「現在就可以走了,還有,我希望的是突然有人要我們來這間學校不是想調虎離山。」

——調虎離山!

對耶,原來還有這一招!如果是要殺光這間學校的人,確實直接做殺人的委託就行了!但還特地出錢讓我們來這裡就很可疑了!

而且……接這個委託的人是雨晴和,咲夜啊……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