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大人:

   一切順利,該怎麼做我都知道,您可以不必多說,我會完美完成。
   詳細內容晚一點我會回報,看在這個份上,請不要對人質做什麼。
                                女兒咲夜

夜裡,有誰悄悄的封起信札。

 

***

 

夜闌。

「櫻井,上面的你殺完了嗎?」下面傳來一道男聲,那是天秤。

「這不是廢話是什麼?」看著滿地屍體,我回喊。「怎麼?你應付不了下面要支援?不過幾天沒動刀你就廢成這樣?」

雖然現在是執行義海學院任務的期間,但為了SKY的營利,雨晴和咲夜還是先接了一些單,反正要晚上出任務對我們而言是很輕鬆。

例如現在,我們正在捣一個叫做"天條幫"的組織的巢,雇主要求通殺。

我負責三樓、天秤負責二樓、莉莎則是一樓。

「欸,櫻井真兇。」天秤晃著無聲的腳步踱上樓來,他的一雙短刀還沾著未乾的血跡。「我那裡全死了,不過莉莎還沒處理完畢。」

「你不去幫她?」我隨口問問,徘徊在屍體之間,不時對他們補上一鞭,確認死亡。

天秤聳聳肩,彎腰搜搜地上某具屍體的身。

「就算是屍體也該對它保持基本的禮貌,別讓我以為你是變態,而去起訴你對一個男人性騷擾的事蹟。」看著他的動作,我下意識脫口。

天秤白了我一眼,從那具屍體衣裡抽出一把精緻短小的銀色匕首,接著他站起身說:「這個人應該是頭頭,總得拿一些他的私人物品去當作殺了他們的證據給雇主看。」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腦袋都浸水了嗎?做這行我們都做幾年了你以為我會不清楚內容?」

「那妳剛才還問?」天秤又白了我一眼,叮嚀:「我先拿去給雇主交差了,你們這邊幹完放把火燒掉吧,還有記得四點前趕回學校,你們也得睡一下。」

「要走快走。」

「櫻井還真無情。」天秤碎碎念了句,跳窗離開。

看他這樣,就算是我也淡淡發笑。

又巡了屍體兩圈,我下樓去找莉莎。

莉莎不是練近身肉搏的人——雖然和一般人相比,她已經強到不可思議的境界了就是——她是我們之中唯的魔法師,可想而知,要一刀刀殺人對她而言是較吃力。

一達一樓,場景與樓上一樣是橫屍遍布、血流成河,可不同的是這邊還有二、三十個人尚未倒地。

不想露面,我躲藏在樓梯造成的陰影之中,看見莉莎的身影在驚恐的人群中敏捷舞動,並用她手中的魔杖迅速攻擊,很快的,人又死了大半。

我在一旁悄悄一揮鞭,呵,全倒。

「莉莎,副團長讓我們殺完人就放把火。」

莉莎冷著臉點點頭。

唉,不用裝成這樣冷冰冰啦,SKY的人都清楚你是個外冷內熱的傢伙,妳在這樣我會很無聊呢,沒有拌嘴的對象啊……我默默地在心底吐槽。

「出去,放火。」她的音調毫無起伏。

我們走出這棟建築物,只見莉莎小幅度的揮了下魔杖,一顆火球憑空出現、自動飛向建築物,並且燃起。

「一走了之?或等燒完後滅火?」她問。

「回去吧,我沒興趣在這邊熱自己和聞焦肉味。」

莉莎點頭,然後我們一起高躍上空,往義海學院的宿舍歸去。

不是我在說過義海配給我們的宿舍真的有點高級過頭,那是一間八房一廳的透天厝,每個房間裡都有配浴室、書桌、衣櫃等等設備,而且看起來都是價值不斐的那種傢俱,大廳很大,中央放置茶几和一組十人座位的ㄇ型沙發,角落還有加蓋了一間簡單的廚房,還聽說是照我們意願能自由使用,只要我們在學時間,房屋就歸我們管理……只能說真不愧是貴族學校。

……啊,看到學校大門了。

義海學院有門禁,晚上十二點過後就禁止出入,所以我們不很艱難的避開了警衛。

回到宿舍,約是凌晨兩點。

「吶,櫻、莎,你們回來啦?任務進行一切順利?」蒙日迎面關切。

「怎麼樣,這個任務不難,而且報酬又高,接的好吧?」雨晴笑著道。

——所以你是在炫耀這個任務之所以好辦是因為有你接洽囉?

大廳中,蒙日和雨晴還未歸房就寢。他們原先正各抱著一讀物閱讀。

「很順利。」莉莎簡略的表示。「大約殺掉六百人,建築物一併摧毀。」

蒙日點點頭,柔柔的問:「妳們有受傷嗎?還有秤他人呢?」

「沒。天秤去找雇主回報,應該很快就回來。」我說。

「那妳們快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呢。」蒙日道。

「好,晚安,你們也早點睡。」莉莎點點頭,回房。

我則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一壺茶。

「蒙日、雨晴,你們要不要喝茶?」走回大廳,我問,順道補充:「放心,這沒下毒。」

「好呀。」

於是我斟茶、三人共飲。
來到義海學院的第一天,似乎不差?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