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咲夜一時答不過話。

雪鈴乘勝追擊:「好啦,走,老師在看我們了,跑個五秒的成績出來吧!」

咲夜這才免強點頭答應。

唉,我真的越看越覺得雪鈴是在哄小孩。我暗暗恥笑了雪鈴幾秒。

「天秤!你在笑什麼啦!」不料雪鈴竟狠狠的瞪著我。啊,表情變化太明顯了嗎?

「沒什麼,只是在想今天的天氣真好。」我唬爛。

「二位要打情罵俏請稍後,剛剛雪鈴你自己也說了,老師在看。」莉莎冷冰冰的斜睨我倆。

「好嘛。」雪鈴嘟起嘴,過了三秒,才後知後覺:「等等!誰要跟他打情罵俏啊!莉莎!我再沒眼光也不會看上這——麼——蠢的傢伙呢!」

不過莉莎壓根不理她。

「是啊是啊,我附議。」相較於雪鈴的激動,我一如往常、還不在意的笑著說。

呵呵,看起來她是在想"這傢伙肯定再耍我"這類的東西。

「——七位同學,請問你們可以開始了嗎?」那個楊晴老師終於出聲了,對了,她剛剛拿我們來推託其他同學呢,有種被利用的感覺,是不是該找個機會小小整一下她?

「沒問題。」在我沉思的同時,蒙日笑著回應,噢,別以為我沒看到!她還瞪了我們幾個一眼。

「是的,老師,別理這幾個同學,他們在智能方面的發展不怎麼完全,造成老師的困擾還請見諒。」櫻井認真地對楊晴說。

這種時候,我也只能仰頭問天,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毒舌的同伴呢……

「櫻井、你——」蒙日愣了下,開口。

「啊!這樣啊?抱歉抱歉!這方面老師就不過問了,同學你們別放在心上喔!現在是體育課,只看你們的運動神經,老師對同學一向是有教無類、一視同仁的!」老師聽見這話似乎有點緊張……而且還真的相信了……連蒙日想開口反駁都沒注意到。

「多謝老師的包容。」晴雨有禮貌的道謝。

蒙日見情況似乎成了定局,欲言又止了一會,終究是沒動作,甚至還在偷笑。

……老天啊。

所以以後在這裡要裝智障嗎?

「我們到底可以跑步了沒呀!」一旁的咲夜聽著離題愈重,似乎有些不耐。

不是我要說,可我真的打從心裡覺得,這咲夜的個性是不是有點太好激了?我暗暗蹙眉,這樣不行,現在我們不是在基地中,要是在外界做了些什麼不妥的事情,對SKY恐怕不利,而且……這樣對咲夜自己也不好。於是我下意識又瞥向雪鈴。她白了我一眼。

「啊,好好,來吧,從白線這邊……就是這邊,從這邊一直跑到底就好了,這樣懂嗎?等我吹哨子、跑到底,等我吹哨子就開始跑喔,要跑到底。」楊晴老師領著我們七個走到某定點,不斷對應該是被列為智障名單的我們幾個重複字句,還不放心地看了其他人一眼。
「……或許該慶幸莫斯錒沒聽見。」不知道是誰,喃喃的說。

嗯,這邊是離隊伍滿遠的,正常人當然聽不見。

「櫻井!幹麼那樣和老師講啦、而且還演的那麼逼真!」待楊晴走到終點的位置,雪鈴低聲抱怨。

「那是實話,不需要演技,你們確實是智能障礙人士沒錯。」櫻井這樣講。
「我知道你是在說雪鈴她們,這和我無關。」我玩笑地半舉雙手。

「停!別玩了,老師要吹哨了。」蒙日適時地說。

一抬眼,果然看見遠一百公尺處的楊晴舉哨。

「對了,別跑太快,會惹人懷疑。」忽地想起,我叮嚀到。「最低八秒。」

咲夜皺眉,似乎不大高興,正想開口,可看了我一眼,話到嘴邊又打住。唔,於是我再一次下意識望向雪鈴。

她未回應,哨聲便響起。

嗶!的一聲。
於是我們起跑。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