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幽暗隱密的石壁小房間內,有兩男兩女坐在房內唯一的石桌前,眼盯著手中的紙張,不時抬頭私語。

在這兩男兩女中,我便是其一,我的名字叫做雨晴‧月,職業是殺手,性別男,年齡十七。

這個世界,是一個黑白道分明的世界;白道人民的生活規則很簡單,那就是一切一切按照國家的意思做,而國家是否公道,那就是其次了;至於黑道就亂了,簡單來說便是弱肉強食,強者,便有能力生存,並且得到黑道社會中不少人物的敬重;弱者,一旦踏上這條路,將面臨的不是死亡便是一輩子受使喚,黑道形成的結構十分複雜,我是一名殺手,殺手裡當然是被歸類於黑道當中。

「那、那個……雨晴,你覺得這個任務怎麼樣?你想做麼?」

開口的是坐在我身旁的一名藍髮少女,她的名字叫做咲夜‧夢,我倆可稱作是同事、同伴關係。

我們隸屬的團體是名為SKY的一個殺手組織,SKY內的成員共有七人,聽說我們好像是本年度殺手界中最強勢的的團體……

而咲夜口中的任務是指我們的財源根本,每個殺手都是這樣,透過『任務』來維持組織或個人的財富,所謂的任務,便是指靠殺手的能裡去執行雇主所要求的內容,一般而言,那即是……殺人。

「我沒有意見呢,不過雇主的報酬還不錯,條件也挺輕鬆,就接下來好了?妳覺得呢?咲咲?」看著眼前柔情似水的藍髮少女,我放柔了語氣溫和的表示。

我們所在的位置其實是名為『地下交易窟』的一個黑色地帶。

這次的交易內容是、殺掉某間高中的所有師長,獲得一千金幣。

天曉得這是哪個有錢學生的主意,在這個世界,一千金幣可是可以買下二到三座城堡的哪!

坐在我和咲夜對面的那一男一女就是這次任務的委託人,年齡不明、意圖不明、身分不明、關係不明,在殺手社會的交易中,雙方互不過問是基本的禮儀。

「唔、我也覺得這可以接耶……那就把它接下來吧?」咲夜點了點頭以示贊同。

在SKY中,我和咲夜的工作是過濾各委託人的任務,將是當的交易接下,並安排團內其他人員執行任務。

「哎,金希克先生,這個任務我們接,報酬請在三天內送到我們手中,否則一切作廢。」得到咲夜的認同後,我轉頭代表SKY發言。

「是、當然當然,那現在就請閣下將大名簽上交易單。」正對面的那位中年男性——金稀客聽見我方的答覆,他笑容可掬的說著,一邊將一疊紙張推向我和咲夜。「請問兩位誰是代表人誰是見證人?」

聽見這問題,我和咲夜對望一眼,老樣子,我說:「我是代表,她是見證。」

「那,請代表人先簽上大名。」金稀客點了點頭,將紙張一向我面前。

其實地下交易窟的每一場交易都有些微的差距,例如有沒有見證人、需不需要透漏本名什麼的,都是由雇主和受僱人自行決定,而現在雇主希望受僱人代表先簽名,那就是受僱人代表先簽名。

雖然解決交易這種事已經做得十分熟練,但簽下名字之前還是得再好好瀏覽過一遍交易內容,避免被人唬了都不知道。

然後,我低頭再次閱讀那些文字,在然後,我的雙眼證實了我的經驗。

那張交易單中的『交易內容』如下:

受雇者(或團體)請進入義海學院就學半年,並在學期結束當天將義海學院中所有之長消滅,報酬為一千金幣。

這沒什麼問題,可是我有問題,我的問題是……

「咦?為、為什麼要我們進去那間學校上課啊……?」這是湊到我身邊一童閱讀交易內容的咲夜的聲音,很好,顯然的她與我有同樣的質疑,雖然這個問題不大,但這種稱不上正常的內容還是令人感到奇怪。

「啊,根據我老闆的意思那只是希望各位能夠親身體驗那些師長的愚昧罷了。」這句話是雇主那方那名一直不語的女子輕聲說出口的話。「當然,各位的學費我們會負責。」

怎麼辦?這樣還要接嗎?

坐在一旁的咲夜無聲地問。

就接,反正半年而已。

這是我的回答。

薰筆。

創作者介紹

暗夜の魔界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