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當心演技,團長和副團都不是省油的燈。」

默默聽著雪鈴等人的討論,我不禁要出聲提醒。順提,我是莉莎.水。

蒙日的部分我不敢說,但和老大相處那麼久,他的程度我很清楚,櫻井肯定也略知大概,而雨晴他們就另當別論了。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我們SKY消失。」天秤開口時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讓我們sky消失?她打算滅了我們?可是她區區一人怎麼可能讓我們SKY消失?我們的身手應該也沒有太差才對阿!

「不對,如果只是要讓我們消失,方法很簡單,不用大費周章就能辦到。」蒙日彷彿知道我們在想些什麼,開口說道。

「例如...?」雪鈴試探性的開口,不過我想她大概已經有頭緒了,畢竟,當殺手當了那麼久,誰會連這種事都想不到?雪鈴只是不相信吧,我想。

琉璃★心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拍桌過後,整個房間陷入了沉默。

蒙日的表情微微僵硬,顯出她的動容、天秤那混蛋居然還好意思露出無奈的臉,莉莎和雨晴都皺著眉,不知道在想什麼,咲夜一直抿着唇,面色緊繃、還有雪鈴那個沒神經的傢伙,看起來是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的樣子……

說起來,我好像是造成這個場面的元兇,不過我並不認為我哪裡有說錯。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蒙日什麼都沒有說,一句話都沒有;而天秤他從頭至尾也只說了要我們跟咲夜一起處理好屍體,僅此而已。

SKY這樣陰沉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周,而蒙日和天秤則是每天都很早出門,上課時又出現,然後放學時又消失...。

很煩,比咲夜被發現是臥底的那時還煩,到底什麼時候能解除這種壓抑的氣氛阿?

琉璃★心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開OCEAN的總部後,我和老大找了附近最高、且枝葉繁盛的一棵樹,然後爬上去——視野遠一點總是比較方便的。

「好了,首先是虹杉.夢的行徑。聽聞他經常出入他們總部的地下室,裡面常常傳出奇怪的呻吟——聽OCEAN的人說,虹杉.夢只帶過一個人進去,而且是很久以前了——其餘時間他都待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任務什麼的他本人很少出動。據我分析,可信度高達百分之八十五。」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還好雨晴敢相信我,那幾個不自量力的黑衣人很快就被幹掉了。

我不知道我要怎麼面對大家,背叛的人是我,可是蒙日、蒙日他…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咲咲你怎麼又哭了?」雨晴有點慌張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來。

琉璃★心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莉莎。目前正在OCEAN的總部前面——當然不是正前方,我是準備要進去搞間諜戰的,現階段哪可能光明正大。

「老大,好了沒?」掃了後方的副團長一眼,我出聲。

單獨兩個人的時候我會這麼叫他,除了增添趣味性,他也確實是我們情報系的領導者。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趁咲咲還在睡的時候我把蒙日找出來,將天秤要我轉告的內容全部告訴蒙日。

「所以現在,鈴和櫻回去總部了嗎?」蒙日突然像想到什麼事情,瞪大了眼;難道…出了什麼事嗎?還是剛剛咲咲跟蒙日說了什麼?

「蒙日,怎麼了嗎?」不行,蒙日不尋常,為什麼突然這麼驚慌?一定有什麼問題!

琉璃★心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去找夜!」蒙日說完就帶著兩盒炒麵跑出班上了,等等,咲夜現在這樣…蒙日還出去找他?單獨兩個人嗎?雖然蒙日相信他沒錯,不過…好吧,二十分鐘之後還沒回來就全員去找他,如果咲夜真的打算動手的話…那就別怪我無情了,黑臉總要有一個人當,但是蒙日肯定下不了手的吧?我做為副首領,這點事是應該的。

***

「蒙日,來的真是時機阿!」夜手上拿著劍指著我,夜是好孩子,一定是有什麼苦衷,我很想這麼說服自己,可是為什麼好像連我自己也太相信的樣子?蒙日.秋,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要相信同伴嘛?怎麼現在第一個不相信夜?肯定是那個虹杉對夜做了威脅什麼的,一定是!

琉璃★心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